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

昨夜有雨

昨晚跟朋友閒聊,於是看了幾篇唐魯孫。約定好下次再到城裡,訪那幾家剩下的館子。雖然知道等待自己的是失望,還是覺得應該為唐魯孫、朱家溍與鄭因百的「北平吃」作一個最後的工作。

夜雨無眠,起來翻閱《故宮退食錄》除了小篇幅的舊京風情以外,更多的是文物的考訂與文人名士的交遊。北京最好的年代已經過去了,任何按圖索驥或是執著風度的生活態度,都只是徒增自己的傷感而已。我開始思念起自己的家鄉,卻發現家鄉變成了模糊的符號,離開一個地方太久,失去了真實的生活之後,心中所浮現的,便只有家人是最真實的。其餘的風土人情還有名物小吃,都逐漸變成一種想念的代號,但卻再也想不起,那種在光影迷濛裡,人聲雜沓的夜市風情。也逐漸忘記淡水河口那一群驚起的沙鷗。走進台大的時候,開始有點近鄉情怯,開始明白這裡不再是自己的地盤。於是故鄉地圖上的標點,曾經走過、碰觸過、感受過的,慢慢化約為想起時的一朵微笑。

不是沒有想過,繼續留在海島上會是怎樣的情形。對照這幾年的想法,原來當時,是想出外闖蕩的。總也以為,海島最好的年代也過去了。等到踏上了這片赤地,才發現,那個從百年以來繼續的華人大夢,終究只是一場夢而已。人類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我感到自己是被神拋棄在雨中的一個人,孤孤單單的,天大地大。

2 則留言:

cutenoter 提到...

回個不相干的:
有另一個網路上同名的鈺勻
在我的網誌上留言向你問好耶~
這個名字不常見呀...
By noter

phyphy 提到...

這個實在也太罕見了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