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2月30日 星期六

2006年的第一場雪,下在我領證的那一天

臺灣所謂的「公證結婚」,北京叫做領證。這天早上,一見外面瑞雪紛飛,我不禁就喜上眉梢了,來北京第六遭了,除了前幾天往天津路上見到雪,我從來沒在北京見過雪。都說瑞雪兆豐年,我喜歡這種白團團的富貴,出租車上的收音機說,一個新郎趕到昌平接新娘子,偏偏碰上雪,八達嶺高速封路了,新郎急得不行,想是挑好時辰了。主持人妙語解頤道:「老天爺準備了漫天舖地的婚紗」。我和波羅在車上相對而笑。

領證是到華嚴北里附近北京市民政局領的,我們九點進門,已有一對新人,是日籍華裔和一位嬌小秀麗的女子,接著又進來了一對加拿大華裔和秀麗甜美的女孩,年紀看上去很小,估計大學才剛畢業的年紀。因為民政局的人少,處理得很快,除了我們傻傻地拿了過大的照片去(足足比規定尺寸大了一吋以上......)一切順利。又到朝外大街的北京市公證處辦了公證文件,文件寄到海基會後,我的婚姻可也在台灣「留底」了。走出公證處,在燕仁居點了幾個菜,大雪天,不興在外面四處找館子,看看這家雖然味道普通,但是烤鴨子也是有模有樣的,於是我點了一隻烤鴨、一個老鴨煲鮮蕈的鍋、一個鐵板牛柳、還有西芹百合。鴨肉發,我喉嚨疼,卻還想吃,極饞的擺弄了好幾片。波羅忙著發簡訊通知親朋好友,我則因為手機忘在家裡,樂得猛吃。一桌小菜,又是發的,又是一品,又是火燒的熱鬧,又是百年好合。我邊拈一樣邊說一個吉祥彩頭,把波羅樂得笑彎了一雙小眼睛。

出了店門,我提議上西什庫教堂踩踩點,一來因為想在這兒辦婚儀,二來我想看看老城裡面的雪,車過故宮外牆,過北海北門,拉到了西什庫教堂前。老城裡的屋瓦,勻淨地鋪墊了一層細雪,脊梁與瓦片的間隙像是力透紙背的墨線,勾勒出端凝而和諧的屋頂。原來中式的屋頂,皇家的明黃琉璃以外,這種淨雪琉璃也如此美麗。平日灰撲撲的磚瓦混在灰塵塵的空氣裡,總叫人覺得不悅,唯獨被雪洗過後,空氣一片清明,澄練的屋頂,讓人更願意低迴品味。中國的留白藝術,原來不僅存在紙上、不僅存在園林里,也存在這突然一片大雪之後,尋常人家的瓦上牆上。

西什庫教堂嗅無人跡,只有我和波羅在外面漫步,歌德式的大尖頂加上中式的御碑亭,肅穆之中,還顯出生機。因為不能進入教堂裡面,我們在外面玩玩雪球(波羅叫他雪彈)看看彩色玻璃,在天主堂的門外,低頭向天主與聖母許下心願,虔誠一如教會學校裡望彌撒的自己。

我感覺到細雪落在自己的臉上和肩上,大紅的大衣沾上了可愛的小雪花,這麼偌大的天地間,有兩個小小的人,為著小小的雪花落下而開心的起舞。不能不說是一件珍貴的事情。

今天的一切是如此的順遂而美好,除了一件--我把波羅要送給同事的喜糖帶回家,而他把我中午打包的考鴨待去公司了,於是,在電腦前打字打到肚子餓的我既不能吃到烤鴨,他的同事們也吃不上喜糖了。

4 則留言:

TFP 提到...

Boxing 提到...

哇!恭喜恭喜!
回台湾了吗?
我月底回北京

匿名 提到...

恭喜恭喜!

phyphy 提到...

啊呀,真不巧,我已經回臺灣了,因為本月要論文答辯了^^以後會有機會見面的,基本上我就定居在北京啦,也祝一路順風,還順問黑土嫂子好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