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12月21日 星期四

儀式

  當讓你離開的理由消失後,離開的姿態彷彿才真正地落實了。
  從前以為,有個非走不可的理由是悲壯的,現在知道,沒有理由的走開是自在的。
  法師進行除靈儀式的時候,如果失敗的話,妖魔就會反過來攻擊控制他的法師。百鬼夜行裡經常這樣警告行走在人道與魔道交界的法師。
  我終究還是進行了那麼一個除靈的儀式,沒想到異常地簡單,並不需要太多的勇氣,因為妖魔偶爾也有比人類脆弱的時候,只要看清了彼此的懦弱,儀式就能進行得很順遂。
  妖魔之所以能活得比人類長壽,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沾惹上人類的感情與慾念,這就是為什麼,伶經常說,不能與妖魔交易,維持這樣一般的往來即可,不能深交,因為對人或對妖魔而言,認識得太深,都只是負擔,畢竟是兩個不同世界的物種。
  妖魔經常在茶餘飯後說:人類的生命真是短暫呀。也有些妖魔偶爾記起,在萬物有情的世界裡,自己的前身種種,不過妖魔的記性不好,只能記得一些最重要的事情,一直在某些既定的時空打轉,而人類則在不斷念念相接,旋生旋滅的瞬間,被推往衰老與死亡。所以,無論是墮入人道的妖魔,或是墮入魔道的人類,都是相當可憐的。

1 則留言:

flag 提到...

“百鬼夜行抄”的“抄”字是什么意思啊?
以前玩“东方永夜抄”的时候就很奇怪